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您的位置 : 首页-新闻中心-公司新闻

2016/06

02

瑞典试验每天工作6小时 外媒:真是天上掉馅饼?

参考消息网2月9日报道 外媒称,瑞典进行了为期两年的一天6小时工作制的实验,参加者一天只需工作6小时但原来的8小时全额工资不减。

据BBC中文网2月8日报道,BBC商业事务记者玛蒂·萨瓦奇在瑞典走访,看看一天6小时工作制的试验的利弊到底如何衡量。

真是天上掉馅饼了?!26岁的助理护士艾米莉·特兰德尔在哥德堡市一个养老院做护理工作。

说到这个试验项目去年底结束,她重新回到一天8小时工作制时,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说:"在6小时工作制试验期间,我们所有的员工工作积极性都更高,每个人都更快乐。

现在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累。

"她能回家烧饭、照顾4岁的女儿的时间更少了。

特兰德尔女士是参加试验的这个养老院的70名护士之一。

瑞典在一系列工作单位进行了6小时工作制试验,从刚起步的小公司到养老院。

生产力提高6小时工作制在瑞典并不是新概念,多年前北方城市基律纳曾进行过长达16年的缩短工作时间试验,最终因为缺乏数据资料和政治原因被迫放弃。

10年前,瑞典西部的一个丰田汽车保养中心开始缩短工人工作时间试验,结果这个中心的赢利反而迅速上升。

从此以后,瑞典人开始接受缩短工作时间的概念。

瑞典也面临老龄化社会,养老院工作越来越多,不得不招更多的护士。

6小时工作制试验的目的也包括测试养老护理行业人员的健康福利状况。

6小时工作制试验的独立调研人员也获得研究资金,来研究同样类型养老院8小时工作制下员工的情况。

最后正式报告即将发布。

从数据上看,对6小时工作制的理由是很支持的。

在试验进行的前一年半里,工作时间缩短的员工减少请病假,精神状态更好,她们为受护理的老人提供的服务活动增加了85%,显示生产力大幅提高,有关活动包括陪病人散步,组织老人唱歌。

但这一试验项目也受到尖锐批评,很多方面称项目开支超出了收益。

"开支昂贵"中右派的反对者在哥德堡市议会提出议案,要在去年5月提前终止试验。

他们批评说,不能再继续把纳税人的钱投入这个经济上不可持续的项目。

结果市议会经过激烈辩论,最终还是继续试验项目,但市政府最后为这一试验投入了1200万瑞典克朗(大约110万英镑或者约130万美元)的代价。

哥德堡市议会里的左派议员丹尼尔·伯恩马负责管理该市的老年人护理事务。

他说:"我们能在全市实行这种试验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开支太昂贵。

"但伯恩马争论说,这个试验项目"从很多角度来说是成功的",因为它为该市养老院增加了17名护理人员的工作岗位,减少了病假开支,并让全瑞典、欧洲乃至全世界的人们对工作文化传统进行辩论和反思。

阿米克·格雷瓦尔以前在伦敦从事金融工作,经常加班加点,移居瑞典后,他感觉瑞典缩短工作时间的利远大于弊。

政界和民众支持未来更多试验虽然瑞典政界也都早已开始广泛讨论工作和生活平衡的问题,但该国近期不太可能改变一周40小时(每天8小时)的工作制。

瑞典的左派政党是唯一支持缩短工作时间的议会政党,上次瑞典大选他们只得到6%的选民支持。

然而,很多瑞典的市政已经开始学哥德堡的样,在当地资助一些单位进行类似试验,特别是那些员工请病假多和工作繁重的工作,包括社会工作者和医院护士。

瑞典谢莱夫特奥市从下个月开始为期18个月的6小时工作制试验。

很多私营企业也对这一试验项目表示感兴趣,包括广告业、咨询业,电讯业和技术科研公司。

反对意见但也有些公司很快放弃这种想法。

有科研公司的员工反对这一工作制表示,原来需要8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在6小时工作制下难以完成,工作压力不减反升。

刚刚从斯德哥尔摩大学焦虑紧张精神问题研究所取得博士学位的阿拉姆·塞迪格说,"我认为6小时工作制对有些机构最有效,比如说医院,你干完活就回家了。

""但对于一些工作和私人生活界限并不明确的机构来说,这个工作制就没有那么有效。

因为员工上班完不成的,可能就要带回家继续做。

"灵活的工作时间哥德堡的养老院项目的主要研究人员本格·洛伦宗认为,6小时工作制的概念并不符合瑞典很多商业推崇的灵活工作时间文化。

他说:"很多像咨询公司这样的办公室早就实行了灵活的工作时间。

经理们没必要在同一时间要求所有员工都坐到办公室里来,他们需要的是结果,要的是员工出成绩。

""和护理助理人员不一样,这些人不能在上班的时候去看病或者去做美容。

""所以我认为不应该讨论是否需要缩短工作时间。

首要的问题应该是:我们能否让工作环境更好?可能因人而异。

这可能与工作时间有关,也可能和其它很多方面有关。

" 本文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邢梦怡_ BJS3158